第18章 迷路废弃教堂(1 / 1)

!--go--

陈心见状转身想走,却已经来不及了,身后传来刻薄的女音。

“站住!”

陈爱华见果然是陈心,一把抓住想跑的陈心。

“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嘛?你居然还敢回来?”

陈爱华满脸戒备,陈心也秀眉紧拧,将她抓住自己手臂的手拿开才有徐徐出声:“沈逸文在青帮的地界出事儿了,你快点儿去告诉他的部下吧!”

陈爱华翻了个白眼,嘴巴一撇:“胡说,逸文去别城了,你是不是又通敌了?”

听到这两个敏感的字眼,跟随保护陈爱华的士兵对陈心竖起来敌意,陈心这时有些着急:“真的,我没有撒谎!”

“呵,你名声这么烂,要我信你?”

“陈爱华,如果你们不行,沈逸文部下应该有可以和他获得联系的方式,你们可以试一试!”

“够了!”

陈爱华眼神却有着闪躲的韵味,急于阻止她的话语,陈心不甘心直接越过陈爱华拉住一位士兵领队,让他们去联系搬救兵。

“来人,她肯定通敌,抓住她!”

陈心好说歹说士兵都不为所动,但是陈爱华的一句话下来,陈心已经被士兵扣住了。

“慢着。”

管家着急的出来,到陈心身旁:“放肆,这可是你们大帅亲自宣点的二姨太!”

要不是管家这么一说,众人似乎也都忘记了这一件事,毕竟陈心的处境确实很任人宰割。

突然被点醒,士兵还是有些顾虑,在管家的护拥下放开陈心。

“管家,谢谢您。”

陈心诚挚道谢,管家点了点头,慈祥的望着她,“小姐,您受苦了!”

陈爱华横眉冷对,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她算什么二姨太,只不过是逸文一句玩笑话罢了!”

随即陈心便见士兵匆匆点头,再次向陈心冲来,管家一把推开陈心。

两位士兵被管家拼死拦下,“小姐,快走!”士兵见状仿佛被挑衅一般,一个半旬的老头居然还有蛮力拦人!

陈心不明白管家为什么感觉有些不一样,就在刚才他悄悄的塞给她一张纸条,为什么从小到大她都不知道管家还会一些功夫,此刻居然能拦住两名壮力士兵,陈心的疑惑越来越大。

然而这时她奔跑的见隙望回去见士兵将管家重重摔倒在地上!果然是她想多了,心下一震,望着陈爱华满脸的趾高气昂,感觉愤懑不已。

她将手中纸张用力的握紧,声后再次传来对她通敌的大声控告!陈心心跳如鼓,甩开了身后的追兵,她窝在一片杂草堆里将手中的纸小心翼翼的打开。

“老爷的死另有玄机,请小姐去后坝岗的废弃教堂。”

陈心久久不能回神,父亲是被谋害的吗?管家伯伯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

她沉下心绪,尽管他们都不相信她,但是这么一闹,估计只要沈逸文的部下不是愚昧至极都会联系沈逸文,确认真伪,届时如果联系不上估计就会火速去救援了。

心中虽然这么想着,但是陈心还是决定先去找找沈逸文。

“大帅,副官已经送往德耶西医院救治,脱离危险了。”

“恩。”

沈逸文点儿点头,青爷这个老狐狸,还有什么花招,这是给他引入一个局啊,有意思。

他陡然一笑,旋即沉声问道:“叫你们去找的那个女人,找到了吗?”

士兵有些犹豫,吞吞吐吐:“大帅,已经里里外外找了几遍了,都没人。”

沈逸文脸色一沉,瞬间气势压迫,雷雨欲来。

士兵额头冷汗陡流,慌忙道:“但是在后坝岗草堆附近发现这只可疑的鞋子。”

他接过鞋子,脑子高速运转回忆,这就是陈心的鞋子,旋即迈步而走。

“带我过去!”

陈心走了两遭,头发都沾上了些许杂草,嘴唇干裂,她又回到了原来的草堆地,她好像迷路了!

“天呐,滨海城居然还有这种地方?”

她泄气的坐下,喘着粗气,怎么像鬼打墙一样?果然没有人来,这草也太高了吧!不过且不说她走不出去找沈逸文,就是管家为什么要他去后坝岗废弃教堂,那里小时候就听说是凶险之地。

想着以前听到的种种传闻,她突然感觉背后有些发凉,忍不住害怕起来。陈心瞬间挺直腰杆,身体僵硬,抬头看着天,月亮被云遮住,周围的风徐徐吹来。

非常寂静,陈心猛然用力拍了拍自己的小脸,低声提醒自己。

“清醒一些,别自己吓唬自己,都是听说而已。”

她努力的将脑海中的杂念抛开,随即快速的起身拍了拍腿上的杂草,蹲下来捡了几块小石头,她需要坐标记,每一个方向都走一遍不信还会回到原位!

气喘吁吁,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,还有正西方的位置没有走过,陈心望着那个方向似乎感觉前方不一样,比其他方向都要更加黑漆漆一片。

“呼,不管了。”

她丢下手中的石块,迈步毅然而去,她赤脚渡过了一片浅河,随即在月色下一栋高大的建筑物出现在她面前。

这是英国人建的,应该就是教堂不错了,因为建筑上方正挂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十字,安静的耸立在这个荒山野岭。

陈心感觉一片发毛,轻舔了一下干裂的唇瓣,恐惧不减丝毫,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吗?她本来还不知道废弃教堂所在的具体位置,现在居然迷路也来到了这里?

“父亲,这是你的指引吗?”

她想到父亲被谋害的时候是不是特别无助,然而她这个不孝女却帮不上任何的忙,心中自责悲愤。

她跑到浅河边用手舀了水喝了一口,之后顺带扑了扑脸让她自己清醒一些。

陈心看着周围四下有没有什么路,忽然就是一阵闪电劈下,惊得她吓了一跳忍不住望向天之后站起来,已经开始下雨了。

她只能够往废弃教堂里躲去了,来到大门,外面的雨已经下的看不清周围的景致,可见之大。

陈心抬起手推开了教堂的大门,老旧木门年久失修的声音“咯吱。”传来,让人头皮一阵发麻。

沈逸文此时也来到了教堂,他的部下都失散了,唯有他跟着地上的小石块记号找到废弃教堂,他猜想陈心也是在这里迷了路,这个地方确实耐人寻味,青帮以前拼死也要在这块区立足,难道被他错打错找到了秘密所在之地?

陈心走了进去,眸子陡然大睁!!--over--